首页 > 穿越架空 > 我在士兵突击当特种兵

我在士兵突击当特种兵 第20节

大家想想看,许三多参加老A选拔时候,已经是一期士官了,然后王团长曾说过,他独守空营房半年,也就是说他参加老A选拔时,已经过了两年半。
在这漫长的时间线里,我肯定得给猪脚弄点事情,打打基础,否则他拿啥去参加老A,和一帮钢七连尖子竞争。
如果写猪脚去钢七连,这样的故事情节太多太多了,别说我写,估计大家都看疲了,所以我想从另一个角度写。
包括目前写的事情,许三多修路想去团部买花籽的时候,电视剧里他和老马说,我来这半年了,还没去过团部,所以算起来许三多修路肯定是下连后的四五个月样子。
目前剧情才写到下连刚2月左右,这段期间事情,肯定要找点事做,总而言之,大家慢慢看,很多人说我这本目前很写实,真实,也有质量,让我保持,我会加油的。
继续厚颜无耻求推荐票、收藏,还有,嘿嘿——打赏!
()

第25章 熟人天天有,今天特别多!
距离上次前往草原五班已经过去一周,在此期间,班长老何又去了趟村庄,而陈东则顺势又架设线路,去了趟五班。
有了上次的交流,这次过去受到了热情招待。
其中最高兴的莫过于许三多,陈东也顺道问了下老马,问问上次的事情有没有着落,老马回答没找到合适机会,等他在考虑考虑。
五班内部的事情陈东也不想过多干预,所以没再追过太多。
随着训练进度的推进,现在下午的架设任务已经取消。原本计划是上午两趟,下午一趟。现在改为了上午两趟架设,下午训练其他科目——攀登固定
这个训练科目的目的性很明确,就是要掌握高空作业能力。
毕竟如果在真实战场上,不可能永远像驻训场这样,都是一望无际的平底,河流稀少。所以需要掌握攀登能力,如果遇到河流山谷,可以从两旁的树木中,爬到顶部,从空中架设过去。
包括遇到铁轨这样的情况也是如此,可以从两边电线杆上架设,不能让线露在地面,这样很危险。
也是从这个科目开始,陈东终于又学到了一招,他终于发现了一件事情,为什么那些老兵衣服胳膊处都插了一根小小的别针。
直到自己爬过一回训练用的木杆后,陈东发现了作用。木杆是用树干制作的,而树的毛刺比较多,每次爬完手上都会扎到许许多多木刺,卡在手掌皮肤很难受。
而小别针的用处就是可以挑,把木刺慢慢从手掌挑出来。虽然也很痛,但总比有木刺卡在皮肤中舒服多了。
有过被小木刺卡在皮肤的人都知道,木刺用手指是很难抓出来的,然后因为有木刺的存在,你的手碰到其他物品会有疼痛感,即使不动它,也会伴有阵阵刺痛。
而有线兵的这个训练,一下午不知道要爬多少趟木杆,一下午手上扎个几十道木刺伤痕,那都是很正常事情。
最初的陈东发现自己是小白脸,下连后变成“黑炭”,等野外驻训之后,手掌的老茧也开始逐渐增加增厚。
他真不敢想象,如果自己两年兵当下来会变成什么样。也还好自己不是在意容颜的人,现在这样反而更像男人,他只是好奇未来的自己罢了。
新的一天,同一个起点,不同的方位。
架设完通话线路的陈东,躺在草地晒着太阳,架着腿,十分惬意。
一小时后观察所会下通知收线,得抓紧这点时间歇息。
半睡半醒之间,头枕野战电话,虽然有点硬,但比躺在泥土上舒服。
脖子趟直了睡,哪有“枕头”好使。
睡了大约半小时样子,地面忽然微微震动起来。
远远的便听到阵阵轰鸣声
陈东把用来遮挡阳光的作训帽从脸上拿下,一把放入钢盔内侧,把钢盔重新带上,起身左右张望着:“地震了?”
只见在北面方向,远远卷起沙土云烟。
“那是……装甲车?”
陈东眯着眼睛,他冥冥之中他有种预感,估计是钢七连的人来训练了。
脑海又回忆了下地图,自己这回架设的方向貌似的确接近钢七连平日训练场所。
“卧槽,这群人怎么开车的?”
陈东看了一眼后,赶紧弯腰把电话上的线头拔下,随手卷入络盘,摇起络把收线。
这群牲口的车竟然朝自己的架线方向开来,如果不及时收线错开身位,按他们的速度,陈东怀疑自己要被撞死。线也有可能要被压断,因为不是真正演习,大家都比较偷懒,并没有把线埋在地底,全都裸露在外的。
没死在战场,死在战友老司机手上,那就太冤了。
而打头的那辆指挥车内部,也发生着另样风景。
一名上尉军官朝司机的后脑扇了一巴掌:“小胡,你怎么引的路,没看见那里有个士兵吗?要不是他躲避及时,恐怕都要被咱们车队压过去。”
那位名叫小胡的司机一脸委屈:“连长,我也不想啊!他刚刚躺在草地里,根本看不见人。”
“算了,把车开到边上,去给那位同志道歉,都是一个团的,别让人觉得咱们钢七连就会欺负人,咱们也是讲道理的人。”
“是,连长!”
这回还真被陈东猜对了,就是钢七连,而刚刚那位军官也正是高城。
陈东转移位置后,把线头重新插在电话上,狠狠对地吐了口唾沫:“该死的,欺负我没车啊!”
“老子前世怎么说也是老司机,高速直奔200码的主!”
“咦?”
“我去,怎么还来,没完了。”
领头的指挥车放慢了速度,径直朝着陈东开来,后面跟着无数辆装甲车,吓得陈东转身又打算转移阵地,刚弯腰觉得不对,车速好像慢了很多,对方应该看到自己了。
想通了这一点,陈东又故作淡定的站着,打算看看对方想干嘛。
车辆继续行进,停在了距离陈东五米远左右身位。
陈东抖着腿,准备好好训斥下对方,问问他们怎么开车的。自己有理,走便天下都不怕,即使是高城也不行!
可随着车门打开,副驾驶的人走了下来。
陈东看了一眼,立马怂了。
规规矩矩跑到他面前,敬礼喊道:“连长好!”
高城扶了下他的钢盔,仔细一瞧:“哟,是你小子啊!”
“嘿嘿,是我!”
陈东摸摸钢盔,等高城真出现在他面前,他还真没胆子耍横。
随着高城下车,后面的士兵也跟着下来观望。
有两人走了过来,看了看,也惊讶的喊道:“陈东!你怎么在这?”
陈东再次对着两人敬礼:“史排长好,伍班长好!”
史今看了一眼高城,摆摆手:“你可别喊我排长,那是新兵连暂代的。我是七连一排三班班长,喊我史班长就行。”
“好的,史班长。”
陈东乐呵呵的回应道,真是熟人天天有,今天特别多。
好家伙,前几天刚见了许三多,这下高城、史今、伍六一全来了。再瞧了瞧他们身后,其中一辆战车上站着的还有成才。
今天要热闹了,陈东招呼着几人坐下,随后便与他们聊起自己的经历。
()

第26章 草原对话
几人刚坐下不久
陈东正准备开口向史今他们介绍自己近况,边上的电话就刚好响起。拿起电话接听,果然是通知开始收线。
这下就尴尬了,他们刚坐下,自己就要撤了。
接完电话的陈东支支吾吾看着高城,像个小娘们儿作态。
“好了,知道你忙,赶紧回去吧,别迟了被班长训。”
高城当了这么久兵,这种事情遇到过很多回,倒也不觉得尴尬。
军人就是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别说是一群人聊天,就算休假在家中,遇到通知也要马上赶回去,这点觉悟还是得有的。
“谢谢连长,那我就先走了。”
“史班长、伍班长,下次有机会再聊。”
说完便摇着络车往回赶,他转身离去时候,伍六一还挥手喊道:“路上慢点,别着急。”
“哟,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我们的伍班副还会关心人?”
高城深深的看了伍六一一眼,很是奇怪。
在他眼里,伍六一是出了名的严厉,连里就没有不怕他的士兵。尤其是在他们三班,伍六一要是一个眼神,都能吓得所有人不敢说话。
“连长,你这不是寒颤我嘛,我哪有你说的这么吓人。”
伍六一打着马虎眼对着高城说着,手上也没闲着,掏了根烟给他发了过去。
“别,你的烟我不抽,来抽我的。”
高城瞧了一眼塔山,直接就拒绝,倒不是他势利眼,只是自己习惯抽另外一种烟,价格的确比塔山贵一些。
“嘿嘿,我就知道连长会发烟,又省了一根。”
伍六一笑嘻嘻的收回自己烟,转手就接过高城发的,麻溜的点上:“不是我不关心人,我又不是冷酷无情屠夫,但我只对有本事的兵客气,那些成绩不行的人,我是真的打心底反感。就拿白铁军来说,连长你咋就把他给分到我们班了。”
“要是把他换成陈东,我肯定一点想法没有。”
“伍班副,你这背后说人坏话,有点不地道吧!”
不知何时,白铁军莫名走到了他们边上,冷不拉丁说了一句。配着他那地道的唐山话,还有自带喜剧演员面孔,高城和史今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赶紧干你的活儿去。”
伍六一转头训斥一声,白铁军也识相,说完一句就拍屁股走人。
“好了好了,你也别怪白铁军,陈东的问题上次和你说过。白铁军虽然训练上不行,但也只是相对咱们连,他的成绩搁在其他连队,也是妥妥的前列。”
高城抽上一口烟,对着伍六一解释道。
“对了,你知道他现在在哪个连队吗?”
“看那身装备,肯定是炮兵营啊!怎么了?”
伍六一有点不解,他又不是新兵蛋子,来到部队也这么多年,这点眼力劲还是有的。
首节 上一节 20/290下一节 尾节 目录

上一篇:三国之大海盗

下一篇:医行大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