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我在士兵突击当特种兵

我在士兵突击当特种兵 第57节

而袁朗没有像他所想停止脚步,而是开始徒手往山壁上攀登,许三多不顾三七二十一地跟上。
袁朗攀爬了一段距离后,见许三多还在追赶,咬着自己不放。
袁朗停住了,抬起一只脚,本想一脚把他踹下去,但看了看高度,生怕许三多摔死。
他还是决定踩对方的手,让对方知难而退。
袁朗是绝没想到这辈子会碰上这么个愣主,而且还是一名新兵蛋子。
他狠狠的踩了好几脚,对方就是不松手。
他知道在这么僵持下去对自己不利,于是松开腿,打算继续攀爬。
让他更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许三多一下扑了过去,居然在这陡峭的峭壁上一把抱住了他。
伴随着突如其来的重量变化,以及晃荡时带来的平衡失衡。
要不是他有着过硬素质,如果换做其他人,很可能两人都一起摔下悬崖,同归于尽。
袁朗尝试着挣脱两下,发现一点用处没有,对方抱的越来越紧。
“这么玩命,值吗?”袁朗终于被逼出了第一句话。
值不值许三多都已经一把扣住了他的脚,并且不打算放开,并且继续在往上爬还打算扣住他更多的要害。
袁朗没反抗,但是抱怨。
但更多的是喜悦,他好久没见到这么有意思的兵了。
直到陈东,史今赶到后,看到了这一幕,他俩都惊呆了。
尤其陈东自己,电视剧看和现实看是两码事,这个高度,陈东觉得自己身体再好,摔下来估计也要死。
他扪心自问,如果换做自己,他敢不敢做出这样的举动,陈东有些迟疑了。
洪兴国和紧追而来的七连士兵莫名其妙看着那俩在几十米空中僵持不下的人,洪兴国忽然拍了一下脑门:“快回去拿绳子!”
边上的一个士兵问道:“用得着绑人吗?”
洪兴国无语的看向他“救人!”
高城急忙忙的也赶了过来。
许三多和袁朗已经从山壁上缒了下来,几个士兵正在做收尾工作,更多的兵们在交头接耳。
史今见高城来了,不免得瑟起来,跑到高城跟前说道:“连长,许三多抓了个活的,少校呢。”
“越大越好,将军最好!”
高城因为演习事情,本就非常懊恼,这次七连打败仗,他怎么能高兴得起来。
高城急于想知道对方来历,想看看是什么人把他们打成这样。
高城走过去看着坐在地上的袁朗,后者正由医务兵包扎着在刚才格斗中造成的轻伤,高城看他的军衔,他的军装,也看他的武器。
袁朗也看看他,正打算脱掉一身装备衣服。被高城阻住了:“不用脱,你没阵亡,只是被我们抓的俘虏。”
袁朗还真就不翻了:“我有点冤。”
对方的口气硬,高城也不软:“每个折在战场上的人都喊冤。”
“嗯,坦白讲,我们输了。”袁朗看看表,“还有一个小时对抗结束,跟您的连队打战损比高达一比九。”
“您拿一个换我们九个还输?”高城惊了,见过装逼的,没见过这么装逼的。
陈东在一旁旁听,心里都在给袁朗点赞。
“本来是想一个换二十五个,最好零伤亡。”
高城默然,看看他的部队,坦白讲,他的部队已经剩不下多少人了:“我想知道你的来路。”
“我叫袁朗。”
“我说来路。”
“不该问的别问嘛。”
“您明知道一小时后所有人都会知道,”高城有些激动了,“很多人被踢出这场演习,完全没有机会。”
袁朗笑笑,凑近高城耳边:“老A。”
……
()

第76章 演习结束
三发红色信号弹在空中闪烁,演习结束了!
结局是肯定的,702团惨败,不过全团各营连都在各自帐篷区搭起了炉灶。
毕竟大家也都已经尽力了,该有的犒劳不能少。
就包括七连号称被击毁的野战炊事车又开动起来,司务长郑建国得意扬扬对着路边驶回的战车队嚷嚷:“馋不馋嘴的都给我听好啦!今儿晚上各连大会餐!”
情绪忽然高昂起来,士兵们尽力地吸着鼻子,已经整整一个昼夜靠压缩饼干生活的士兵们吸着鼻子,早已经饿坏了。
战车队在林间的空地上环行,在倾轧出的漫天烟尘中停入自己的位置。
袁朗第一个从车上跳下来,他并没走开,看着那些沉默而心事重重的士兵一个个从战车上跳下。陈东紧随其后,许三多是最后一个,他跟在史今身后下来,抱着一堆武器装备。
袁朗叫住了他:“许三多?”
许三多机械地又想敬礼,然后想起妨碍自己敬礼的这些枪械是谁的,他忙送回袁朗手上。
“喜欢这枪吗?”
许三多看一眼,点点头,一个摸枪的人对没摸过的枪械总有永恒的好奇。
“想要吗?”
许三多这回点头不是,摇头也不是了。人家当然不可能拿这种东西送他:“这是……军队财产。”
袁朗笑着摇头:“我是说,有兴趣上我们那吗?”
三班的兵几乎就近在咫尺,气氛忽然变得沉闷之极,袁朗在大庭广众之下忽然提了一个极其敏感的问题。
陈东也饶有兴趣的看着,他想知道事情会不会按原剧情发生。
许三多的回答让他们松了一口气:“我是钢七连的第四千九百五十六个兵。”
“这算是你对我的回答我吗?”
“嗯。”
三班仍然像原来一样面无表情,但气氛忽然轻松多了。
就连平日对许三多比较苛刻的伍六一,神情也露出一丝满意。
袁朗笑了笑,迎向正走过来的高城和他握手,从这会起许三多对他像再不存在一样。
高城:“我们晚上聚餐。”
袁朗:“我们不聚。”
高城彬彬有礼但并不热情:“要来吗?”
袁朗指了指一辆刚驶进空地的高机动越野车,那东西对习惯重装履带车的钢七连来说又是个新奇货。
陈东看过很多军事理论资料,也一脸羡慕的看着,高声说道:“竟然是猛士!”
这款越野车是一个系列,他们团配备了几辆老式的勇士,猛士还真是他第一回简单,这是最新款。
至于三班其他人只是看个新奇,对这款最新出来的车并不熟悉。
驾驶员齐桓径直把车开到两人身边:“报告!”
“队长!”
“高连长!”
袁朗看看表:“几点出发?”
“八点十五。”
“液体手雷还有多少?”
“还有四箱”齐桓一举一动都有武夫的利落。
袁朗使了一个眼神,齐桓似乎有点不确定:“全搬啊?”
“嗯”
“是!”
袁朗冲高城示意:“连长,我就先告辞了,这是对七连兄弟表示的一点意思,以后有机会再见。”
高城似笑非笑:“老A水准是比老步高,啤酒还全是青岛规格?”
“哈哈,要不为什么所有人都想来老A呢。”
现在演习已经结束,对抗双方资料都已经公布,团里绝大多数人都已经老A的存在,所以他说出来也无伤大雅。
高城还礼:“后会有期。”
野战部队少客套,高城看着那车消失在暮色中,扭头找人:“司务长,咱们的苹果捡四箱好的给人送过去。”
司务长:“就开饭了。”
“那吃完饭送过去,”高城转身走了。
三班仍站在原地没动过窝,看着袁朗的车驶走,所有人轻松了些,又觉得少了些什么。
陈东看向离开的猛士,之前他们说话就发现齐桓有意无意的看向自己。
陈东估计应该是资料公开,齐桓知道是他干掉了自己。
“希望以后如果能进老A,他不要给我穿小鞋。”
陈东心里默默想着。
直到那辆车消失在他们的视野范围内,史今下达了解散口令。
许三多:“班长?”
首节 上一节 57/290下一节 尾节 目录

上一篇:三国之大海盗

下一篇:医行大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