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我在士兵突击当特种兵

我在士兵突击当特种兵 第89节

彭恒肯定的说道。
“看来只能等了,你在这守着。每隔一分钟就拨次铃,一旦电话通了,立马通知我!”
“是,连长!”
高城现在也没其他办法,只好安排个人,自己先去忙其他事情。
他还得关注实弹演练时其他人员部署,检查装备有无异常。
他可不想因为通信耽误了这么长时间,最后通信好了,射击时候又发生其他问题。
和他一个想法的人有很多,其他连队,班排长也都正在积极整合队伍。
远在G点的陈东也忙的不可开交,他已经将所有器材重启了多次了,目前还是没有任何效果。
他知道自己现在需要冷静,人越急躁,反而无法发现问题所在。
陈东也不知道怎么的,走到了一块露出泥地的石头边,缓缓坐下。
边上的两位新兵还感觉有些奇怪,此时正需抓紧时间寻找问题的情况,怎么自家班长人跑开休息了。
陈东是在休息吗?当然不是!
他在放松自己,从入伍到现在,他几乎没遇到过什么难题,所有事情都很顺利。
这次因为一点情况,加上第一次当班长想出成绩,难免会急躁很多。
这种情况如果发生在别人身上很可能一蹶不起,会陷入急躁的怪圈无法自拔。
但能够反省自己,打破思路也一向是陈东的优点。
陈东打开了自己作训服的上衣口袋,从中掏出了一张照片。照片中的女孩笑的很灿烂,大马尾挂在脑后,一席平刘海看上去青春洋溢。
这正是杨萍萍送他的那张大头贴,陈东一直放在自己左胸口袋中,替代了自己第一枚勋章的位置。
陈东右手举着照片,对着天空看着。此时的天空已经彻底放晴,蓝蓝的天空,下方正是驻训场唯一的高山,照片举在山尖顶部。里面的杨萍萍模样与天空相交印,看上去格外美丽动人。
“嗯?山?”
陈东正看的入迷,但看见照片下方的山尖,好像感觉想到了什么。
陈东来回望来望去,看一眼高山,又回过头看一眼不远的接力杆。
“卧槽,不会是因为这个吧!”
“导演组要不要这么阴!”
他终于想到了问题所在,如果排除双方器材损坏的情况,加上在同一平原,同一接力杆上升高度情况。在一点两种情况下,接力杆360度旋转都找不到信号,那只有一种可能了,那就是高度!
“试试看!”
“如果导演组所说的规定是对的,人员不超过这座山,再加上导演组安排,不可能安排完成不了的任务,那么李大壮他们的高度肯定也不会太高!”
陈东越想越觉得有可能,飞跑回去,边散边喊道:“陈国东,把接力杆对准那座山,然后慢慢升高接力杆!”
“啊?”
“升高?”
陈国东感觉有点莫名其妙,不是演练前都说好杆子就停在十米吗?
不过班长都这么说了,他也只能照着办!
陈国东和韩杰修合力将接力杆旋转了一下,把接力杆顶上的天线对准了大山,然后缓缓摇动接力杆。
“十一米”
“十二米”
“十三米”
陈东默默数着高度,同时看着手中的控制终端,信号依旧是“0”。
“班长,还升吗?”
陈国东问道。
陈东咬了咬牙:“升!”
现在也没有别的出路,他只想到了这种可能性。
“十四米”
“十五米”
……
随着高度逐渐上升,马上就要到接力杆的最高高度时:“十七米!”
陈东闭上了眼睛,他感觉自己想错了,可能问题出在别的地方。
就在他闭眼的时候,手上的控制终端传来了震动声,随之响起了他熟悉的声音:“接力二站,接力二站,收到请回答!”
“这……这是李大壮声音!”
陈东惊喜的那起控制终端,这个终端也是带有通话手机功能的。
上面显示的信号数值更加喜人,不再是“0”,而是“83”,都已经达到视频通信标准了。
陈东兴奋的回答道:“接力二站收到,通话效果良好,完毕!”
“收到,哈哈,你小子终于想到问题原因了,可把我急死了。”
李大壮也很兴奋,他自从到了这个架设场地,他就想到了结果,知道按照原先计划肯定无法通信。
他想把消息告诉陈东,奈何这是演练,他不能作弊。
陈东听见他的话,也很无奈,又看了看手表:“没办法啊,谁想到导演部不按套路出牌!”
不管怎么样结果是喜人的,通信通了就好!
就在他和李大壮聊天的第一时间,三个连队的指挥所几乎同时发现自己手中的电话不再是摆设了,全部通畅起来。
“赶紧的,通知三个炮连进入战斗准备,射击目标H点!”
“通知,全连各班排朝522高地发起冲锋,给我看到靶子就狠狠打!”
“让一排,二排侧翼朝522高地包抄,支援钢七连。三排,四排乘车绕后,五排留守指挥所!”
……
一道道命令在天空中的信号间传输着,这比人工有线兵架设轻松了太多。
在通信网络开始后,炮兵营、钢七连、红六连同时发布了命令。
陈东爬上了运输车车顶,远远能看见空中闪过的炮火,地面浓烟四起。
实弹演练考核开始了,剩下已经没有他的事情了。
……
直到演练结束,陈东很意外,自己没有被批评,反而收到了表扬。
等一问才知道,原来这个套路之前在其他军有人尝试过,但许多通信兵都陷入了思想胡同,走不出来。
等他们发现问题后,完成通信架设最快都用了差不多三个小时。而陈东这回用了不到两小时,已经算很不错了。
这个陈东还真没想到,不过被表扬总比被骂好。
随着演练结束,陈东知道自己又要回大院了,这次本来也就是训练新兵专业,顺便实弹演练下,规模都不大。
三天后,陈东坐上了回去的火车,摸着胸口照片的位置:“再见!”
()

第124章 会议
T师师部
团长王庆瑞正在参加一个由更多高层举行的会议,师长胡国庆正在谈着一个沉重的议题:“我们一直在改,一直在触及筋骨。从摩托化到半机械,从半机械到机械,现在是从机械到信息,短短两个年代,在座的大部分都经历过这个进程,坦白讲不轻松,最不轻松的是人走人留,送走了很多光荣的老部队,本以为他们会一直跟我们一起。”
胡国庆说得斩钉截铁,他说的是实在话,实在到每个人都若有所思,勾起一段或这或那相关的回忆。
胡国庆看了一圈师里的干部,最后目光停在了一个人身上:“王团长!我们希望把702团作为试点单位。”
王庆瑞应该是早有听说,但言语还是有些不自然:“责无……旁贷。”他稍为停顿了一下,谁都知道那一下停顿代表什么。
胡国庆凝视了他一眼:“有什么困难?”
王庆瑞面无表情的回应道:“最大的困难您已经说过——人。”
一个师长和一个团长对视着,想的完全是同一件事情,同一种心情。
胡国庆知道这种事情无论发生在在座的哪一位,他们都不希望看到,但这是军队改革的,这是大势所趋,他再次问道:“能克服吗?”
王庆瑞深深的叹口气:“能克服。”
师部会已经开了很久,很多的空茶杯又续上了水,很多的烟蒂被摁灭在烟灰缸,满了的烟灰缸又换上空的烟灰缸,这样的会议实在是个痛苦的进程。
随着时间的推进,会议已经接近尾声,胡国庆又看了他一眼:“照顾好他们。”
王庆瑞摇摇头:“只怕他们不要求照顾。”他看着会议桌,眼神像看着具体的某个人。
师长需要三五三团尽快拿出重编部队的初步方案。
王庆瑞深吸一口气:“不是一个人,不是一群人。是整支部队,我需要时间。”
胡国庆也很无奈,他其实也不想逼迫他们,但他的头上同样有军长在催,实在没有办法,只能继续提醒道:“我希望我的军官有这样的概念,我们最缺的就是时间。”
王庆瑞闭上眼睛想了想,这小小一瞬,一丝痛苦之色从眉间掠过:“一个月。”
“一个月,要具体到人。”
“当然要具体……”王庆瑞停顿了至少五秒钟,像是怕惊扰到往下要说出的两个字——“到人。”
就在师部召开这次会议的同时,陈东正没心没肺的睡懒觉。
自从他收到消息许三多也前往师部进行集训,并且参加侦察兵比武后,他就知道剧情里该发生的事情不远了。
刚好这个期间内,团里有许多事情都放下,故此各个连队也可以放松修整。
现在让陈东在按传统方式训练也提升不了多少,那还不如有空多休息下,顺便还能给杨萍萍打个电话聊聊天,何乐而不为。
他知道改编的事情他无法阻止,只能等,看看自己会被重新分到什么部队。即使他再怎么不舍,那也没有用。
其实从时间上推算,陈东早在住院期间,就想到过这个问题。
首节 上一节 89/290下一节 尾节 目录

上一篇:三国之大海盗

下一篇:医行大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