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我在士兵突击当特种兵

我在士兵突击当特种兵 第90节

演练结束是在八月份,而改编的事情正是在白铁军快退伍时候,估算日子也差不多。
陈东躺在床上,脑子里想着:“估计许三多马上又要和团长见面咯!”
一个月的时间过得很快,真的过得很快!
王庆瑞的车在师部办公楼前停下,他仍坐在车上没动,把手上的一份文件又翻了翻。司机并不想打扰他,轻轻地把车熄了火。
王庆瑞意识到什么,把材料合上,塞回厚厚的牛皮纸卷宗袋。那是份702团改编方案,师部会议上议定本月必须呈交的东西。
王庆瑞下车,进师部,缓慢而沉重,忽然有点像个老人。
等他再次从师部出来时,手上已没了那份文件,心情仍然不爽利。
他在上车时发现了许三多,后者正拎着自己简单的行装在等待。王庆瑞将一只手伸到方向盘上摁喇叭。
对忽然看见一个本团人的许三多来说,实在是惊喜,即使是个团长。
他跑过来。
许三多咧着嘴笑道:“团长好。”
王庆瑞似笑非笑:“幸亏你只教一个月,表扬你的电话我都接烦了。”
许三多很不好意思,摸了摸后脑勺:“对不起。”
王庆瑞当然不是要为这事兴师问罪:“在干吗?”
“这边没事了,我在等车回去。”
“明天才有车去702的车。”
“那我碰碰运气。”
王庆瑞苦笑,因为有个人会蠢到等一辆明天才会走的车:“你运气不错,有辆车走了。”
许三多立刻傻乎乎的左右环视:“哪辆?”
王庆瑞指了指:“这辆。”
许三多不吭气了,和本团团长同车,不用想他就沉重起来。
王庆瑞很是奇怪:“你宁可多耗一天吗?……我一路也想有个说话的伴呢。”
他发现这个对许三多这样的人,太过温和没什么大用,所以很快换了一种语气:“上车,这是命令。”
许三多乖乖上车了,和他的行李缩在车后座的一角,他从来都是最喜欢听命令的人。
车在驶,轮在转,车里人各种的心事也在转。说是要找个人说话,却弄上个正襟危坐一言不发的家伙,王庆瑞也只好找话说
“许三多,还在背技术资料吗?”
“不背了。那很傻……而且,很多有意义的事情……要做。”
他不太敢确定是对是错,也许该囫囵吞枣背了回去
“那做什么?”
“看书……咱们图书馆目录从A到Z,我才看到D……没时间。”
司机在一旁都差点笑出声来,王庆瑞则看不出赞同与反对:“你是这样看书的?从A到Z?”
“我不知道怎么看……只能死记硬背。”
他是准备迎接批评,但王庆瑞不再说话,一只手指轻轻扣着车窗,好一会儿:“钢七连怎么样,许三多?”
“我在努力。”
“不是查你的表现,是问你的感觉。”
“好。”
“怎么个好?”
“好就是好,就是……很好。”
王庆瑞看着车窗外有点茫然,他是理解那个简单的字的,尤其从一个兵嘴里说出来:“如果没了呢?”
“怎会没了呢?”
“我是打个比方。”
“为什么没了呢?”
王庆瑞:“假如……”他从车内的倒镜里看见许三多,那位是真真切切地已经开始发愁,他笑,“就是开个玩笑。”
许三多点点头,机械地笑笑。王庆瑞暗暗地叹着气:“你知道吗?以前我就盼换装新型主战坦克,现在真要换了,我又害怕。因为老坦克是四人乘员组的,新坦克自动装弹,只要三个人。你明白吗?”
许三多:“明白。因为三个就要走一个。”他近乎庆幸——幸好七连是使步战车。
王庆瑞:“跟你的战友分离过吗?许三多。”
“有啊。”
“挺得住吗?”
“挺得住。”
听许三多这么说,王庆瑞心情多少好受了些。可许三多跟着又说了:“就现在。我跟他们分开一个月了。还好,挺过去了,我这就回去了。”
王庆瑞的心情无法抑制地被他又送入一个低谷。显然,他怀着十分沉重的心事,但他一时不能告诉许三多。那就是他刚才拿着的“机密”。
()

第125章 全团改编
随着团长王庆瑞再次从师部回来,整个702团的氛围也随之沉重下来。
除了少数脑袋瓜子不太灵光的,很多人都发现团里的生活节奏有些不同。
按照一般的驻训结束,接下来都是休整和维护器材。
可这次驻训结束后,还没休整多久,团里内部再次展开了军事技能考核。而且考核的项目还不是分专业,而是体能、专业技能、理论知识、政治思想等等均在考核范围内。
这一项措施太明显了,而且世界上也没有不透风的墙,一旦上级有一点消息走漏,很快就会被传到下级连队。
当然有些消息经常会出现谣言,最常见的就是说涨工资。反正陈东从刚入伍时候就听那些老兵班长说什么要涨工资了,现在马上两年过去,陈东也没见自己工资有任何浮动。
后来一打听才知道,涨工资的消息年年都有,但具体什么时候涨就不知道了。
这周是周末,原定的休息也被取消了。
陈东和所有人一样,按营连编制等级以此进行考核,上到连队主官,下到炊事班的普通炊事兵,甚至包括一些小散远单位的人,没有一个能逃脱考核。
这样的考核在702团的团建史上可以说是头一次,是个人都知道有大事发生。
周日的下午时分,陈东将最后一个科目五公里越野结束后,跟着炮兵营大部队回到了各自营房。
在行进的过程中,有人欢喜有人忧。
因为他们都从各种渠道了解了部分事情,知道这次考核很可能表示自己将来在的位置。对于那些成绩向来不错的人来说,肯定是没有丝毫压力的,比如说陈东。
这次全团考核,他觉得以自己身体素质成长的极限看,八九不离十应该是第一名了。他现在更加好奇的是自己会去到什么新连队。
不过像陈东这样的士兵毕竟是少数,至少在陈东观察的眼里,有一半的战友大多是面容沮丧,成绩显然不太理想。
“陈东,你过来一下。”
陈东刚踏上二楼的阶梯,准备回到三楼宿舍就被吕建国喊上了。
陈东缓缓走向了营长办公室,他知道,这可能是自己最后一回踏入这个房间,以后肯定没有机会了。因为就算是吕建国自己,他都不知道将来自己会去哪里。
“营长,怎么了?”
陈东明知故问的说道,他知道营长准备和他聊什么内容。
吕建国没有说话,背对着陈东,望着窗外道口处来来回回的身影。那都是他炮兵营的士兵,这是他呆了四年的营队。
“营长?”
陈东轻声再次说道。
“你想去哪?”吕建国开口了,而且是开门见山的说。
“啊?”
“什么去哪?”
陈东又开始装傻了。
吕建国不禁笑骂道:“全营所有人说自己听不懂我都相信,唯独你说这句话,听得我恶心。”
“嘿嘿,还是营长您懂我。”
陈东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耳朵:“其实我也不知道去哪,我甚至不知道将来还是不是在这个大院里。”
他的言语中略带忧伤,陈东又不是机器人,呆了快两年了,多少对这座大院有一定的感情,对炮兵营的感情那就更别说。
尤其炮兵营里的人对他都很好,爱开玩笑的班长老何、严肃但心热的老田、时而呆萌,时而聪明的李大壮,包括眼前这位如同父亲角色的营长吕建国。
“哎,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谁叫咱们是军人呢。”吕建国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又叹了口气:“还是要以大局为重,服从命令为优先选择。”
“我也不绕弯子了。”
“虽然我自己的去向还不清楚,不过前两天的团部内部主官会议中,团长已经把大致情况和我们说过了。”
“咱们702团要进行改编,许多连队都要撤销番号,而且这还只是第一期改编过程,后续可能还要继续。”
吕建国这番话在陈东的意料之中,他也能听懂最后一句话的含义。
在剧情中,第一次改编取消了一些连队,但从许三多回到老部队时候,许多连队也都不见了。甚至很多人都跑到了师部,比如高城。
不过这些话说的,貌似还没必要单独和自己说,陈东觉得应该还有后话。
吕建国也的确没绕弯子,稍作停顿后,接着说道:“但是团长在会议最后也说了,师部领导响应上级进行改编,最主要的还是提高部队战斗力。”
“减少部队编制,裁掉不必要的连队,然后把尖子打散到普通连队,以尖子带动普通连队,争取带出更多尖刀。”
“比如钢七连这种,全团就他们一个尖刀连,其他连队战斗力和他们相比相差太多,这样的情况不适应现代战争。”
“现代战争更看重部队整体实力,所以陈东,我虽然没有选择的权利,但是你有!”
“我有?”
陈东听到这个消息,心中不免有些激动。
他很害怕一件事情,怕被分到一个陌生连队,到时候朋友、战友都需要重新交往,这是很难受的。
首节 上一节 90/290下一节 尾节 目录

上一篇:三国之大海盗

下一篇:医行大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