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我在士兵突击当特种兵

我在士兵突击当特种兵 第91节

如果他有选择权利,他当然想去一个熟人比较多的连队,这样生活起来更加舒服些。这个舒服当然指的不是身体上的,而是精神上的。
“对,你有!”
吕建国再次肯定的说道,他真的很满意。
他很欣慰自己手下能有这么一名士兵,在团部会议中,团长就当着所有人面点过他的名。
团长王庆瑞的原话就是:“这次改革是不可阻挡的,既然我们团接下了这个任务,那一定要圆满完成,达到首长的预期要求,甚至超出要求。”
“像类似炮兵营营部的陈东,这样的尖子士兵,一定要尊重他的选择,多留下尖子,让他们更好的为部队服务,需要重点培养。”
“尖子就应该有一定特权,否在寒了尖子的心,尖子都退伍转业,那部队的战斗力谁来保证。”
瞧瞧这话,说的吕建国当时在开会都差点笑出声来。
陈东没有回应,他还没想好去哪个连队,他也不知道哪个连队会保留,自己有哪些选项。
陈东思考片刻说道:“营长,您能不能给我一份目前会保留的连队名单,让我考虑考虑,我想想要去哪?”
“如果能有目前已经初定人员分配名单的话,也顺便给我一份更好。”
吕建国笑了笑,他知道陈东的小心思,他点了点头:“没问题,待会儿我让文书给你送过去,不过不能外传。”
“是!”
陈东敬礼回应,然后又闲聊几句话,便回到了自己宿舍。
宿舍里还留着有些茫然的两位新兵,陈国东和韩杰修。
他们也从老兵同志边上听说了一些小道消息,他们比陈东还迷茫,自己刚来不到一年,刚和班长弄熟,结果又有可能分开,心里别提多难受。
陈东看了他们一眼,没有说话,他也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也不知道从何安慰。
()

第126章 七连要“走了”
又过了些时日,某天凌晨,天还未亮。
陈东早早的起了床,他已经和营长说好了自己想去的连队,营长也告诉他,事情安排妥当,让他安心等待命令即可。
炮兵营是在第三批改编名单里,每一批撤销一个连队,第一批名单中就是钢七连。
他今天起来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从营长那给他的名单中,他看到了……今天就是钢七连要走一批人的日子。
这一批都是一些专业成绩各方面相对较弱,被安排提前复员的战士。
陈东本想起来,去送一送,毕竟那里也有很多他熟悉的人。可是当真的起床走到门口时,他停下来了,他觉得这么做可能更加让离开的人难受。
“哎,这恐怕是军人最难受的时刻了。”
陈东站在炮兵营的大门口,抬头望着昏暗的天空,叹了口气后,转身又回到了宿舍。
而另一边的钢七连。
白铁军也早早起床了,而且是悄悄的起床。
他悄悄地从床下够出收拾好的背包,悄悄地就往外摸去。一个屋的人似乎都在睡着。摸到门口时,白铁军郑重其事地往这间住了三年的宿舍又看了一眼,白铁军以为自己动作很轻,大家都在熟睡。
不过很快他突然发现,全班的人,都在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所有人都睁开了双眼。
白铁军无声地向他们挥挥手,强行挤出一丝微笑出门了。
各班要走的兵都在各宿舍门前的走廊上等待着,直到洪兴国和高城从指导员宿舍里轻手轻脚地出来,他们看了他们一眼,悄悄地向外边走去。
七连的兵已经很默契了,一个个地跟在后边。
洪兴国从连旗下经过时,将背包倒手给高城,珍而重之地对那旗敬礼。
随后,所有的人都在连旗下停住,然后,一个一个地敬礼。
这一切都是无声的。
一辆车停在不远处的空地上,洪兴国带着他的兵,无声地爬上车后厢,车子慢慢地就开走了。
一切都很沉默,与以往任何一次走人都不同,这次像是例行——因为这趟走得实在太多。
高城一直低头站着,而其他人,包括洪兴国,直到走的时候也没再回过头。
高城孤寂地站着。
屋里的人躺在床上大眼瞪小眼地看着,你看着我,我看着他,他看着你。
一片死寂。
许三多躺在上铺,这是三班班长的专属铺位。由于现在成绩飞速增长,比武又拿名次,史今闲了下来,班长位置给他了。毕竟现在又要迎来改革,史今能转四期,成功多呆四年已经不错了,五期就别说了,整个702团都没有一个五期。
许三多的位置可以看见空地上站着的高城,孤零零的,一个人,站在他当日放垃圾桶的角落。
下铺的史今没有说话,他一个人躺着装睡,他比在座所有人都更加难受。难受的不是因为走得人,他当了这么多年兵,退伍复员他早已习惯。
但他不能接受自己的连队被撤销番号。
心来的马小帅的声音嗡嗡地从边上传来,带着种种感伤:“班长,我们得一直这么躺着吗?不能送?”
许三多摇摇头:“不能送,是死命令。”
自从当上班长,他也稍微成长了一些,对命令条例更加看重。
马小帅忍不住又问道:“躺到什么时候?”
对于他来说,虽然自己是军官学员,以后前途肯定不错。但现在的他还只是当了不到一年的普通一兵,之前都是在学校度过。
第一次经历退伍复员,离开战友,那种心情别提多忧伤。
许三多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说了句:“躺到我们站起来!
窗玻璃上飘飞过第一滴雨点,许三多看着高城还站在窗外。
“嘀!”
高城是伴随着起床号一起进来的,步子在空空落落的走廊里显得很重,一步一个湿淋淋的脚印,愤怒而无奈。
安静!
在吹响起床号的时候七连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安静。
高城出奇的愤怒:“耳朵聋掉了吗?起床!”
尽管少去了三分之一,但三分之二的人跳落在地上的声音像是地震。
他们已经等了很久。
雨水淅沥下雨衣泛着乌亮的闪光,高城和他短了一大截的部队站在雨地上。
军靴践踏着雨水,雨水在雨地里溅起湿蒙蒙的雾气,枪械装备在雨幕里泛着光。没人发口令,七连在沉寂与靴声的轰鸣中完成着变队。
高城沉默地看着,七连给人的第一印象不是少了三分之一,而是翻了个倍。天天与连队食寝与共的高城也感觉出一种威压。
队列静了下来,只有雨水淋浇的轻声。?
“你们列位……”几十双看着他的眼睛,连目光都似乎凝固,动的只有雨水。这让高城几乎有点说不下去,“都很对得起七连的先辈……老洪,你来说……”
他下意识地转了半个身子,然后才想起来,老洪已经提前被分配调理了,到了其他连队当指导员,这让高城又哑然了几秒。
哑然。
哑然之后是爆炸。
“目标靶场!全速!冲击!”
钢七连炸了出去,成了貌似无序但杀气腾腾的冲锋阵形,高城冲在队侧挥着并不该他这连长拿的自动步枪大吼:“杀——”
士兵们都愣了一下,这样的口令并不是拿来随便喊的,尤其是在团大院里。伍六一跟着大喊:“杀!”
有第一个人就有了第二个,第三个直到第十三个是一起喊的,往下呼应的是一个排,半个连,整个连,全速冲击的七连把那一个字喊得山呼海啸此起彼伏,带着全部压抑的愤怒——因全连命运而生的愤怒。
许三多跑在队伍的另一侧,他是全连里没有呐喊的唯一一个,但他没有落下一步。
团大院里,王庆瑞和参谋长顶着雨看着那支漫过操场的队伍,自然,那是所有晨练队伍中的最引人注目的一支。
参谋长皱皱眉:“七连长搞什么?要起义吗?”
王庆瑞:“他在鼓舞士气。”
参谋长看着那些愤怒的、压抑的士兵从他身边冲过,那样的旁若无人和充满了力度,从他们身上弹走的雨花甚至溅得他脸上生疼。
一个戎马数十年的老军人渐渐被一群毛头小伙子感染、震慑。
钢七连的最后一个人也已经消失于雨幕,但犹存的势头仍让操场上所有的队列哑然。
参谋长:“也许真不该动这个连。”
王庆瑞:“你看见一个连吗?”
参谋长看着他。
王庆瑞:“我看见枪林弹雨,刚射出去的子弹……他们够种,能找到他们要的答案。”
……
()

第127章 奇怪的聚餐组合
半月后的一天清晨
接力二站宿舍,陈东和陈国东、韩杰修两人面对面地坐着,仅仅是坐着而已。
他们两人已经确定了,被分到了新成立的通信连,今天下午就要离开。这是原先的指挥一连和指挥二连两者合并的新连队,属于通信加强连。
这样坐着是为了给他们两送别?还是为了缓解陈东的阴郁?也许目的并不重要,沉默被突然开门的李大壮打破:“老陈,我要走了!”
“我要走了。”
这句话是陈东最近这段时间听得最多的话,其实他自己也一样。不过他是最后一批走,在明天中午左右,会有专门的车子来接他。
陈东又是摇头又是叹气,最后也只能站起来:“走吧,我送送你。”
他没有其他的话能说的,类似的话他已经说过很多次了,老何、老田都是他送走的,甚至是营长。
简单的说,过了今天下午,陈东有一夜的时间算是“无家可归”之人。晚上整个营部只有他一人,也没有人会管他,没人负责点名,没人扶着查岗。
他曾想过今晚是不是要潇洒一下,最后还是放弃了,因为他在营里也找不到其他人了。
首节 上一节 91/290下一节 尾节 目录

上一篇:三国之大海盗

下一篇:医行大唐

推荐阅读